為G20備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為G20備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對于中外媒體屆時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態。只要我們做到信息及時公開、透明,表達出樂于與世界溝通交流的坦誠,國際社會一定會感受到杭州的美與真。
經常上網,六個字的畫外音聽懂了嗎?

經常上網,六個字的畫外音聽懂了嗎?

  如今,總書記提出的“經常上網看看”,希望領導干部們能拿出游子“奔團圓”的勇氣,將困難和拖延化作只爭朝夕的緊迫感——經常上網看看。

哲言: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之網

哲言: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之網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被ヂ摼W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務的“加速器”,通過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的互聯網,不僅是轉變政府職能的必須,更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重要保障。

您當前的位置 :浙江在線 > 觀點 > 學習有理 正文

學思踐悟丨以傳統空間重塑鄉村文化自信

來源:浙江在線
作者:洪艷 申麗娟 許檸檸    責任編輯 錢振霄
2018年12月25日 07:46:07

更多

鄉村在地緣、血緣、人緣、業緣等方面迥異于城市,鄉村人居環境也直接反映在不同層面的村落空間上。

timg (2).jpeg

  傳統村落是農耕文明和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鄉村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很多傳統村落已不能滿足新時代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那些祖祖輩輩生于斯、長于斯并引以為豪的古村老宅,常常被視為貧窮落后的象征,很多農村居民對傳統地域文化失去自信。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源自于中華民族五千多年文明歷史所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堅定文化自信,堅守中華文化立場,需要以傳統空間重構村落,以重塑鄉村文化自信。

  鄉村空間的基本現狀

  傳統村落所承載的歷史文化信息已物化成傳統空間及其傳統建筑元素,是人與人、人與地域環境之間長期良性互動的結果。前者如費孝通提出的鄉土社會或熟人社會,還有眾多學者提出的宗族禮制、宗教信仰、風水觀念、防御意識、傳統美學和詩畫境界等;后者如地理環境、結構演變、形態特征、布局方式等。

  傳統村落空間受自然環境、村落選址、山水格局、路網骨架、經濟狀況、歷史文化等長期影響而形成,反映著時代和地域的多維特性,即除了在文化性、鄉土性之外,還具有對空間嬗變起著關鍵作用的經濟性、表征性等動態特性。

  一個客觀事實是,隨著農村人口不斷涌入城市,不少傳統村落正逐漸走向衰落。雖然政府設立了專項保護資金,社會工商資本也有進駐,但目前能做的多為物質空間外觀上的保護,未能對傳統空間及其元素的文化精髓進行深入挖掘和活態傳承。

  上世紀80年代以來,先富起來的村民相繼搬離老宅,或沿公路建房,或成片建設兵營式新農村。這些建筑,體塊方整或瘦高,與傳統建筑朝水平方向舒展的風格相去甚遠;形式、色彩則往往過于單一,缺乏整體感和協調性,更無地域建筑的風格和意境。受鄉村生活習慣和生產方式的影響,加上宅基地面積的限制,村民在建筑物外部隨意搭建的現象也一定程度地存在。而且,建筑之間過于封閉和獨立,缺少相互關聯性;公共空間邊界不定,缺少圍合感和場所精神,無法形成內聚的交往空間;圍墻過于嚴實、界面過于單調,阻斷了鄰里之間的交流,也阻礙了建筑與田園之間的滲透。

  這些快速形成的時代產物,不符合傳統文化的審美取向和精神需求,缺少傳統空間的內涵和凝聚力,被一些學者稱為“沒有靈魂的空殼”。

  鄉村空間的更新策略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實現生態宜居、鄉風文明,需要重視鄉村空間建設,在傳統村落和現當代村莊中進行傳統空間的重構。

  對傳統村落進行空間重構,首先要梳理傳統空間,根據傳統村落三個層次空間的不同特性,修復殘破空間、利用廢棄空間、整合存量空間,并分別進行空間屬性(結構、形態、尺度等)和空間要素(道路、邊界、節點、標志、區域等)的保護、恢復和整治。其次,要弘揚地域文化,挖掘并保護民風民俗、地方技藝、傳統美食、元素符號等各種非物質文化遺產,并在傳統村落的各種空間中進行物化展示和活態傳承,使傳統空間恢復場所精神,吸引城市人的互動體驗,同時激發原住民的自豪感。再次,可引入綠色產業,因地制宜地在不同的傳統空間進行高匹配度的業態培育和引導,使已近頹敗的傳統空間重獲新生,成為激活傳統村落的氣穴。

  對現當代村莊進行空間更新,須把握三點:

  創新傳統元素。鄉村空間的更新不是直接地運用或被動地呼應當地傳統建筑外觀,而是根據各村發展沿革和村容印跡,提煉建筑的地域特色,在建筑整治中加以選取運用,以現代建筑語言詮釋地域傳統意境。在體量上,根據現有建筑布局方式,整治相鄰建筑組團,將幾幢建筑連成整體,使建筑體塊在視覺效果上接近傳統建筑比例。

  探尋共享空間。利用村口、橋頭、樹下、巷道等開放空間,創造村民交往空間或游客休憩空間。對于庭院空間,利用門洞框景、鏤窗滲透來隔斷或連通視線,營造雨打芭蕉、竹枝搖曳的傳統氛圍,以增進鄰里之間的交流、人與自然的對話;對于共享空間,利用相鄰建筑間距來增設可虛可實的連接體,打造類天井、小院落、空中庭院等鄰里共享空間,通過這種承載傳統生活方式的空間形式,增進鄰里感情。

  傳承歷史文脈。鄉村的文化機制不是簡單地重復過去,而是扎根過去,并不斷地進行重構創新。從當地民居特色和傳統生活方式出發,遵循經濟性、鄉土性、特色性原則,對不同空間的景觀進行同步提升。以梳理與調和為主,引種與栽植為輔,兼顧四季景色變化,營造出和村莊特質相應的返璞歸真的自然景象和鄉村氛圍。通過建筑語言、景觀意境、活動場所共同反映空間的歷史文脈。

  重構傳統空間,復興歷史文化

  在利用中進行保護,傳承地域文化。傳統村落空間雖能激發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但很多已不能滿足新時代實際生活需要,且都是不可再生資源。遵循保護優先、適度利用原則,在綜合考量地域文化保護、綠色產業引入、傳統風貌協調、生活方式引導、載體空間營造之后,進行有序、有度、有用的傳統空間重構,可以有效地傳承地域文化。

  在發展中探循傳統,喚醒文化自覺。鄉村在地緣、血緣、人緣、業緣等方面迥異于城市,鄉村人居環境也直接反映在不同層面的村落空間上?,F當代村莊的空間形式單一,使鄉村的地域文化特色也越來越不鮮明。通過對不同類型空間進行傳統空間重構,可以有意識地營造積極空間與消極空間,利用空間的內部秩序與外部秩序,在不同空間里引導必要性活動、自發性活動和社會性活動,重新喚醒原住民的文化自覺。

  在更新中尋求差異,激發內生動力。把城鎮化背景下的弱勢鄉村,放到新時代鄉村振興和文化自信的戰略下重新審視,提出在迎接政策紅利和資本機遇的同時,從產業提升和文化復興的角度進行考量,因村而異、因地制宜,重構傳統空間,兼顧生產生活所需的物質技術空間和以人為本的精神感知空間,為傳統村落保護和現當代村莊發展探索差異化更新策略,通過原住民和游客的綜合感知和交互式體驗,激發每個村莊的內生動力。

  【作者單位分別為:省生態文明研究中心、浙江理工大學、杭州中聯筑境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標簽: 傳統空間;村落;鄉村;地域文化;文化;新時代;傳統建筑;村莊;傳統文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線版權所有
日韩黄色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