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G20備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為G20備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對于中外媒體屆時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態。只要我們做到信息及時公開、透明,表達出樂于與世界溝通交流的坦誠,國際社會一定會感受到杭州的美與真。
經常上網,六個字的畫外音聽懂了嗎?

經常上網,六個字的畫外音聽懂了嗎?

  如今,總書記提出的“經常上網看看”,希望領導干部們能拿出游子“奔團圓”的勇氣,將困難和拖延化作只爭朝夕的緊迫感——經常上網看看。

哲言: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之網

哲言: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之網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被ヂ摼W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務的“加速器”,通過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的互聯網,不僅是轉變政府職能的必須,更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重要保障。

您當前的位置 :浙江在線 > 觀點 > 學習有理 正文

常修澤:擔起國家轉型和發展的責任——讓莫干山精神薪火相傳

來源:馬洪基金會
作者:馬洪基金會    責任編輯 鄭亞麗
2018年07月18日 17:13:14

更多

莫干山會議對“八十年代新一代”的崛起起了助推作用。

timg.jpg

 ?。ū疚南?018年5月27日,常修澤教授在馬洪基金會“不忘初心 砥礪前行”專題報告會上的發言。本站特摘錄部分。)

  一、上山之“源”:深圳特區初創五件事

  我從深圳這兒說起。最近,在過去40年研究積累的基礎上,用兩年多的時間,我帶著我的研究團隊出了一本書《所有制改革與創新——中國所有制結構改革40年》,被列入國家重點出版項目,終于在今年4月23日“世界讀書日”由廣東經濟出版社出版、發行。

  在這本書中,我對深圳特區的由來、產生和發展做了簡要敘述。

  第一件事,1979年1月。那是一個春天。不是有一首歌“那是一個春天,有一個老人到了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嗎?事實是,1979年1月,鄧小平同志訪美歸來。我估計他受到了某種啟發和感悟,于是召集了幾位老的工商業者、紅色資本家,找他們談話,包括胡厥文、胡子昂和榮毅仁先生等。鄧小平跟他們說:“現在搞建設,門路要多一點??梢岳猛鈬馁Y金和技術,華僑和華裔也可以回來辦工廠?!钡鹊龋ㄒ姟端兄聘母锱c創新——中國所有制結構改革40年》第45頁,以下不一一作注)。第一個響應鄧小平號召的,是深圳人熟悉的袁庚先生,袁庚當時是香港招商局常務副董事長。

  第二件事,1979年1月31日。招商局常務副董事長袁庚等向中共中央領導人(李先念、谷牧)匯報時提出一個要求,請在深圳劃一塊地方由香港招商局成片開發,建立“蛇口工業區”。中央領導人當即拍板同意。于是從1月31日起,蛇口工業區開始創辦(第245頁)。

  第三件事,1979年7月。中共中央專門下達文件,批準廣東省和福建省在對外開放領域實行“特殊政策和優惠措施”,為設立經濟特區奠定了基礎(第245頁)。在這件事上,時任廣東省委領導之一的習仲勛同志做出了貢獻。

  第四件事,1979年10月,中共中央召集省、市、自治區的第一書記開會,鄧小平在會上講了“怎樣利用外資的問題”。鄧小平說:“現在研究財經問題,有一個立足點要放在充分利用、善于利用外資上,不利用太可惜了?!备鶕囆∑街甘狙芯縿撧k特區(我在書的第45、46頁提到這個問題)。

  根據鄧小平指示,中央決定創辦四個特區,深圳、珠海、汕頭、廈門,廣東三個、福建一個。根據我看的史料,當時并不叫“經濟特區”, 1979年下的文件是“出口特區”。轉年,即1980年(注意,是1980年,有的報紙誤傳為1986年),中央再下文件把“出口特區”改為“經濟特區”。于是,深圳就有了“經濟特區”一說(第46頁)。今天在座的陶一桃教授,就是現在深圳大學中國經濟特區研究中心主任嘛。

  第五件事,1980年后深圳特區的發展與1984年春鄧小平同志的深圳考察。

  1980年之后,深圳特區轟轟烈烈搞了起來,提出了諸如“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口號。雖然站在今天看,這些口號帶有物本色彩,但是當時是起了作用的。不能用今天的思維來否定當時。

  而且,深圳特區的發展是不平坦的,很曲折的。講歷史要客觀、真實、實事求是。我這本書用我自己語言寫到,“歷史不能只露半邊臉”。從我掌握的情況來看,深圳經濟特區創辦之后,黨內包括黨內高層,內部有分歧,而且分歧很尖銳的,有的同志對深圳的政策持懷疑態度,有的甚至說,這個政策“是錯誤的”。

  正是在這樣一種特定的背景下,1984年春節前,鄧小平同志到深圳考察。這是鄧小平在改革開放歷史上第一次南方視察?,F在很多朋友知道1992年的鄧小平“南巡”(準確說,應叫南方視察)。殊不知,在1984年1月,鄧小平有過一次南方視察,而且就到深圳。

  鄧小平同志視察以后,得出一個重要的結論,這就是他的題詞: “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

  這個題詞不是平鋪直敘的,是有針對性的,是有潛臺詞的。他說“是正確的”,暗含著批評那些說政策“是錯誤的”人。這就是為什么深圳人對鄧小平同志抱著那么深厚的感情,為什么在蓮花山上豎起鄧小平塑像,為什么在深南大道上有鄧小平巨幅畫像,并寫有“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的巨幅標語,深圳人民在這里得到精神力量和物質利益。這是深圳特區的由來,也是我跟深圳結緣的“源頭”。

  二、蛇口:一個“試管嬰兒”,把我帶上莫干山

  鄧小平的題詞是1984年春節前(1984年1月26日)題寫的。過了春節之后,1984年3月,我的老師谷書堂教授帶著我和幾位年輕研究人員到深圳調研。李羅力同志當時也是青年教師,比我早來幾天調研。

  集體調研以后,調研成果匯集出了一本書《深圳經濟特區調查和經濟開發區研究》,由谷老師任主編,我和楊玉川協助主編。羅力同志當時的調研題目是《雙重匯率制在經濟特區中對貨幣的影響及其解決辦法》。全書17篇 ,由南開大學出版社公開出版。

  鑒于我的研究方向是制度經濟學研究,深圳調查中,根據老師的安排,確定我重點調查蛇口工業區的體制問題。我住在羅湖的教育招待所,那個時候的路還是土路,坐小巴車一個半小時到蛇口。在蛇口工業區,聽了袁庚同志下面政策研究室的介紹,也實地考察了蛇口工業區的企業。我有一個發現,發現蛇口工業區這個地方政治上是社會主義制度,但經濟運行模式上,類似于香港的市場經濟模式,是社會主義制度與香港市場經濟模式的結合實驗。我看到這個情況以后,內心受到震撼。

  隨后,我寫了一個調查報告,題為《從蛇口工業區的開發得到的啟示》,第一句:“在社會主義的國土上開辦經濟特區,這在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緊接著,我引用了一段列寧的話。寫到:“如同六十二年前”(當時是六十二年前,現在是九十六年嘍)列寧說的那樣,“沒有一本書提到共產主義制度下”的什么什么。我理解是今天“社會主義制度下的商品經濟”問題,列寧說:“連馬克思對這一點也只字不提,沒有留下一段引證的數據和無可反駁的啟示就去世了。因此現在我們必須自己來找出路”。我很高興,在這里,出路找到了,我寫到:“中國共產黨人自己找到了出路”,找到一個實驗模型,就是深圳特區的蛇口工業區,我認為,蛇口工業區是社會主義制度與商品經濟相結合的“試管嬰兒”。

  《從蛇口工業區的開發得到的啟示》是深刻的。我們國家的經濟體制模型是什么?就是像蛇口工業區這個“試管嬰兒”一樣,走社會主義制度與商品經濟相結合之路。我就是帶著這篇論文上的莫干山,在開放組會議上我講了蛇口工業區“試管嬰兒”的事。莫干山會議閉幕后,1984年9月28日《經濟日報》在“探討經濟改革中的理論問題——中青年經濟科學工作者學術討論會論文摘登”選登了這篇論文。

  據我所知,《經濟日報》“探討經濟改革中的理論問題——中青年經濟科學工作者學術討論會論文摘登”,共出了五塊專版。我的這篇《從蛇口工業區的開發得到的啟示》是第二塊專版的第一篇文章。

微信圖片_20180718160016.jpg

  【《從蛇口工業區的開發得到的啟示》】

  “吃水不忘打井人”。是深圳人民的改革實踐給了我思想的營養,我是從蛇口工業區的開發得到的啟示中上的莫干山。因此,在講莫干山會議“山上”之前,我向深圳的朋友,表達我中心的“感恩”之情。越南話里“謝謝”就是漢語的“感恩”。

  今天,我懷著感恩的心情作我的報告。我怎么跟莫干山有緣份呢?是因深圳結的緣。今年(2018)4月,全國政協所屬的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的《縱橫》雜志,發表了我的口述史《親歷莫干山會議的前前后后》。

  所謂莫干山前前后后,包括“上山”、“山上”、“下山”。剛才講的深圳情況屬于“上山”。為什么我能上山?先是“上山篇”,后是“山上篇”,再后是“下山篇”?!跋律狡备叨鄻有?。這個雜志在國內發行量很大,我講的是史料,有故事,有照片,這是封面上的不太清楚,后面還有清楚的。

微信圖片_20180718160042.jpg

  【《親歷莫干山會議的前前后后》】

  莫干山會議分七個組,討論了七個方面的問題。第一組,宏觀組,主要討論價格改革;第二組,企業組;第三組,開放組;第四組,流通組;第五組,金融組;第六組,農村組;第七組,理論組。

 ?。ㄒ唬╆P于價格改革問題,這是會議的最大亮點

 ?。ǘν忾_放的討論:用開放倒逼全面改革

  三、會議的效應:我所了解和親歷的三個方面:

 ?。ㄒ唬┲苯訛橹醒敫母餂Q策提供思路和方略。

 ?。ǘ┩苿又袊洕母锢碚撗芯可罨?。

 ?。ㄈ┐龠M中青年經濟學者隊伍的成長。

  四、我的沉思:如何讓莫干山精神薪火相傳?

  第一,時代擔當精神:有責任擔當、有家國情懷,想的是國家、民族、天下,“指點江山,激揚文字”。

  第二,公平競爭精神:“五不講”,拿出你的論文、報告來,公平競爭。中國民間有大量的人才,可惜我們的體制、政策束縛著人才的成長,使我們的草根階層上升管道比較狹窄。如何為中國的草根青年提供上升的管道,仍然是今天緊要的命題。

  第三,自由爭鳴精神:天花板下大家自由的爭鳴,爭得臉紅脖子粗,爭論到激烈處“搶話筒”,甚至自己“掛牌討論”。

  第四,上下互動精神:根據我掌握的史料,莫干山會議期間,1984年9月上旬,時任國務院主要領導人曾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有一封信,寫著“價格改革是中國改革的重中之重”;說現在是“中國價格改革的黃金時代”;但價格怎么改?說“難度很大”。上面有這種思考,有這種需求,恰好與莫干山會議的青年學者的討論結合在一塊,兩股力量在一起交叉、真正的互動,這樣一種“上下結合”的精神是有包容性的,也比較難得的。

  這些我認為是莫干山會議的寶貴精神財富。

  這里,我要強調指出,莫干山會議精神是20 世紀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產物,沒有那個大時代,那個火紅的年代也就沒有莫干山會議精神。習近平同志曾說:“歷史是最好的老師,它忠實記錄下每一個國家走過的足跡,也給每一個國家未來的發展提供啟示?!边@里的精髓是“忠實記錄”。

  我期望,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經過一代一代人的努力,能使莫干山精神得以“薪火相傳”。

 ?。ǔP逎蔀橹袊暧^經濟研究院教授、博導,馬洪基金會名譽理事)

標簽: 莫干山會議;莫干山;深圳;改革;中青年經濟;經濟特區;教授;會議;價格改革;試管嬰兒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線版權所有
//img.zjol.com.cn/mlf/dzw/zjcpl/rdht/201807/W020180718585439448868.jpg
日韩黄色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