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G20備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為G20備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對于中外媒體屆時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態。只要我們做到信息及時公開、透明,表達出樂于與世界溝通交流的坦誠,國際社會一定會感受到杭州的美與真。
經常上網,六個字的畫外音聽懂了嗎?

經常上網,六個字的畫外音聽懂了嗎?

  如今,總書記提出的“經常上網看看”,希望領導干部們能拿出游子“奔團圓”的勇氣,將困難和拖延化作只爭朝夕的緊迫感——經常上網看看。

哲言: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之網

哲言: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之網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被ヂ摼W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務的“加速器”,通過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的互聯網,不僅是轉變政府職能的必須,更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重要保障。

您當前的位置 :浙江在線 > 觀點 > 弄潮 正文

弄潮號丨 跟林黛玉搞對象的考生能得幾分?

來源:浙江在線
作者:評論員 劉雪松    責任編輯 錢振霄
2018年12月25日 16:54:06

更多

黃河科院的這些古代文學考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創新題,更像是受穿越劇影響太多,反而造成了讓學生在這樣的奇葩情境中再穿越一把的問題。

timg (3).jpg

  期末考試,黃河科技學院大二的《古代文學》課出了道有意思的題——給“金陵十二釵”某一釵找對象,并簡要說明原因。然后某同學答題時,選擇了給林黛玉介紹對象?!敖榻B誰呢?我寫了介紹給我自己,并且從性格上分析了一下我們挺合適的?!?/p>

  你可以說這是一道放水題,也可以說是創新題。但歸根結底還是奇葩題?!敖鹆晔O”,12個說不出,說一兩個還是無壓力的。林黛玉介紹給別人,合不合適很難講,但是跟自己搞搞對象,還是能自圓其說的。文科生中的男生考考,沒問題。

  但是女生有問題,分數怎么給也是大問題。而出卷老師,圖的就是一個“新”字。越新,越體現“自主”,越沒網上可以扒拉的范文可以參考。老師說,“這樣的考題,相信大家帶手機也查不到答案”。

  為防學生套答案,老師也是蠻拼的。但古代名著就這些,前人把能出的題都快出遍了,想要更創新,必須得出奇招。比如黃河科院的這張同試卷中還有另外三道應用題——“結合本人姓名,論證《西游記》是自己所寫”“主持一個飯局,請《聊齋志異》中人物吃飯”……每題10分,共計4道。不是選做,而是必答。

  仔細琢磨你會發現,這些題,剝離噱頭之后,其實就是一道“連連看”。老師想掌握的就是學生是否了解這些人物與名著之間的關聯性。但是一“創新”,大學生做起來,反而更簡單了?!敖鹆晔O”里知道其中的一釵,就可以漫天胡扯了?!段饔斡洝分乐v西天取經的大概念故事就行了,連原作者是誰都不重要,就可以占為己有“意淫”一大篇了。至于請《聊齋志異》里的人物吃個飯,只要知道紅燒肉、麻辣燙之類的幾個菜名,只要不請“黑山老妖”這樣的人物,分數多少也得給。當然,硬要拗的話,請“黑山老妖”也可以。改編的電視劇導演可以“請”,憑什么我“請”不得?

  不讀原著也能考,考得一本正經,考得異想天開。這創新的,完全不夠水平。開設《古代文學》基礎課的大學文科課堂,讓學生讀些原著是好事,也是必須的。但不是這么個“逼”法。真要通過考試來倒逼,“連連看”是一種,就某個人物在某個細節下的某種心理分析,也是一種。中國古代文學名著長卷中,給足了教育者把題出活、把學生考活的翻新空間,而不是越奇葩、越怪異,越能代表創新。

  按照黃河科院出題老師的判卷標準,每個10分題,主題正確新穎5分,形式5分。而在我看來,這些題,“新穎”程度已經不亞于腦筋急轉彎,再讓學生更“新”一層樓,一定會有與其拉郎配、不如自己跟林黛玉搞一場對象的答題出現。這些題,本身的主題已經夠不正確的了,卻讓學生在出格的題型引導下,既要更新穎、又要很正確。這種強人所難,也是難圓其說。

  教學創新,是在基本規律基礎上的創新。不是求新異,不是拋棄成功、成熟的考題內容與形式而起個完全與眾不同的新爐灶。更不是創造出沒有基本標準答案的考題,任人天馬行空,否則與逼讀原著的初衷相背離。而自主出題的老師,實際上也沒有人人都能把控創新與把握水平的這個能力。

  創新是基于基礎傳統教學水平很扎實的一種追求,不是為求與眾不同而變戲法。黃河科院的這些古代文學考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創新題,更像是受穿越劇影響太多,反而造成了讓學生在這樣的奇葩情境中再穿越一把的問題。這讓學生不胡編、不睜著眼睛說瞎話,反而拿不到分、過不了關。這種創新,不說拉倒,至少應當節制。

標簽: 黃河;金陵十二釵;林黛玉;創新;古代文學;學生;考題;考試;老師;奇葩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線版權所有
日韩黄色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