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G20備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為G20備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對于中外媒體屆時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態。只要我們做到信息及時公開、透明,表達出樂于與世界溝通交流的坦誠,國際社會一定會感受到杭州的美與真。
經常上網,六個字的畫外音聽懂了嗎?

經常上網,六個字的畫外音聽懂了嗎?

  如今,總書記提出的“經常上網看看”,希望領導干部們能拿出游子“奔團圓”的勇氣,將困難和拖延化作只爭朝夕的緊迫感——經常上網看看。

哲言: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之網

哲言: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之網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被ヂ摼W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務的“加速器”,通過網絡問政,織就造福人民的互聯網,不僅是轉變政府職能的必須,更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重要保障。

您當前的位置 :浙江在線 > 觀點 > 弄潮 正文

辱母報警無人相助,“正確處理”的姿勢是什么

來源:浙江在線
作者:評論員 劉雪松    責任編輯 程永高
2017年03月26日 17:00:36

更多

在蘇銀霞這個小企業主的命運、在于歡這個殺人者的命運當中,人們看到的是無法通向法治之路的一群小人物,最終走后被非法者、被執法者推向無路可走的悲劇命運。它表明,法治在該出手時不出手,這個“金鐘罩”,根本就兜不住這個社會的所有群體。

1.jpg

  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在11名催債人長達一小時的污辱之后,催債人杜志浩脫下褲子,用極端手段污辱欠債人蘇銀霞,而且是當著她22歲的兒子的面。在警察來到現場撂下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人打人”便飄然而去的時候,絕望中的兒子于歡用一把水果刀刺向逼債人……

  去年4月14日發生在山東聊城的一起辱母殺人案,因為法院的一審判決而引爆了網友的圍觀。這份于2017年2月17日的一審宣判顯示:法院認定于歡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鑒于被害人存在過錯,且于歡能如實供述,對其判處無期徒刑。

  法院認定的被害人,實際上是催債人,至于存在的“過錯”是什么,判決書中沒有更多的表述。然而事實已經很清楚,杜志浩作為地產老板吳學占派來的11名催債人之一,用無恥手段當面羞辱蘇銀霞。即便這一刻,欠人錢財的這對母子,也沒做出極度的反應。他們在早一天已經受辱并且4次撥110和市長熱線無果的情況下,這一刻依然相信法治的力量。然而,當外面路過的工人看到蘇銀霞被催債人當著兒子的面如此受辱、讓另一名同處接待室現場的員工報警、警察 撂下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轉身離開、并且在現場員工拉不回警察、于歡試圖站起來沖出去喚回警察而被催債人員攔住的時候,瀕臨崩潰的于歡應該是徹底絕望了……

  兩天受辱、終于喚來的警察還是走了,他們求助的法治來了又去,如同一根救命的稻草飄然而去。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母親難料、兒子難料、誰都難料。絕望中的于歡從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亂捅,四名討債人被捅傷,杜志浩不治身亡。

  用中國千百年來傳統的三觀來判斷,如果故事止步于此,倒也演繹的是一出惡有惡報的人間正劇。但法治社會的價值評判,必須通過法律的手段來鑒定其中的是是非非。這是社會進步的表現?,F代法治需要做的是,通過懲惡揚善,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

  然而當地法院的這紙判決書,續寫的是又一個跌宕起伏的“劇情”。這個與歷史上似曾相識的小說一樣的案情,今天因為被一紙判決書認定為“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使得這個現代法治的案例,很不幸地落入了古代章回小說的套路。人們在這個故事、這個判決中,看到的還是一部舊小說,恍若隔世的水泊梁山故事中的某個故事,又在現代法治社會重演了一次。這正是今天群體圍觀的網友,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方。

  于歡的命運,被寫在了“無期徒刑”的結果中。如果這個判決如期生效,那么,他的未來將是一張白紙,但是這張白紙上填滿了一生都揮之不去的母親被辱、警察離去的畫面。

  這注定是一出現代法治社會的悲劇。它讓人看到的不是進步,而是倒退。不是正義,而是邪惡。如果說催債人在那一刻用極端的方式侮辱的是一個兒子的母親,那么,今天這紙判決,侮辱的是整個社會群體對于是非善惡的樸素三觀,侮辱的是現代法治的公平正義。

10.jpg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圍觀者沒有異議。于歡殺人,當負法律責任,這一點也沒有異議。有異議的,是高達10%的高利貸該不該受到法律的保護?是即便蘇銀霞成為“老賴”、法治是不是允許極盡侮辱的逼債方式存在?是前面4次報警和市長熱線電話無人搭理是否與地產老板吳學占的背景有關?是好不容易等于來的警察轉身離開之后是否像法院認定的那樣真的“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是判決于歡的“無期徒刑”有沒有體現現代社會的法治精神?

  所有的人都會設身處境地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當絕望中終于叫來的警察,如同好不容易抓到唯一合法的、托底的一根救命稻草,而這個合法托底的法治力量冷漠地轉身離去的時候,對于處在尊嚴喪盡、人身險境的自己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這個世界上最寶貴、最應該令人踏實的法治“金鐘罩”,已經無視這對母子的存在;意味著這間小小的接待室、案件的現場,警察已經無視它的存在,淪為法治的空白地帶。但是這個現場,最終以尊嚴受辱、生命受脅的一方用“自?!钡姆绞絹砹私Y之后,法治程序的辦案者,似乎并沒有像今天圍觀這個案例的人們一樣設身處境地思考過換了自己會怎么做、會是怎樣的感受。這種與民眾差之千里的法治觀,顯然是令人驚詫的。這個判決結果,顛覆的不只是22歲的于歡一個人的未來人生價值,更是所有圍觀者對于法治公平正義的三觀期待。

  既然當地法院認為,于歡面對眾多討債人長時間的糾纏不能正確處理沖突,那么,早一天于歡母親4次報警和向市長熱線的求助算不算“正確處理”?警察第二天被再次報警來到現場,面對這場非法拘禁以及長時間受辱并且處在人身威脅之中的母子,他們的轉身而去算不算“正確處理”?

  一筆135萬元的債,滾成了還掉184萬、抵押了一套價值70萬元的房子、還欠17萬的大債。一個絕望中的掙扎,變成了一死三傷的一場命案。在蘇銀霞這個小企業主的命運、在于歡這個殺人者的命運當中,人們看到的是無法通向法治之路的一群小人物,最終走后被非法者、被執法者推向無路可走的悲劇命運。它表明,法治在該出手時不出手,這個“金鐘罩”,根本就兜不住這個社會的所有群體。

標簽: 法治;警察;受辱;絕望;公平正義;現代法治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線版權所有
//img.zjol.com.cn/mlf/dzw/zjcpl/bwgd/201703/W020170326607836757483.jpg
日韩黄色电影在线观看